穆源。

You only live once.
练笔。

想搞绿蓝和吉成,然而什么都不会,什么时候我才能达到小学生日记的水准啊

考完研之后试试看吧,然后会发现自己只想打游戏看动画,太难了,就这样我凭什么变得有水平【手动哈士奇】

想和崔世颖一起去看场电影,在电影开始前悄悄握住他的手,他的脸红红的很可爱,坐累了还可以满足的靠在他的肩膀上,甚至还妄图让他喂爆米花,充分地享受和忙碌骇客难得的约会时间

垃圾厘米好可爱啊(๑°꒵°๑)・*♡
悄悄的表白,噗嗤

妈,我想学画画

我和隔壁那个婶婶的日常【番外】

切国酱重要文化财产指定纪念日快乐——————!
半小时产物,想到啥写啥没质量系列【哭唧唧
OOC这东西从来没少过你懂得:)

———————————————————————————
在现世忙了两三天终于空出了时间回到本丸,随便把鞋脱在了玄关处便往屋内跑,还不顾形象的在屋中喊道:“切国酱——————Do you love me———?!”
“哦大将,您回来了!”原本还在逗五虎的厚听见了我的叫喊从房间里探出半个头,指了指山姥切的房间,“山姥切刚远征归来不久,您可以去那里找他。”
“啊厚!谢啦~!”挥了挥手就继续朝里面跑,在快到山姥切房间的时候来了个急刹车,蹑手蹑脚地向他的房间走去,趴在房门上仔细的听着屋内的动静。
然而并没有什么声响。
“这才刚晚上怎么就睡了…”要说不失望肯定是假的,明明还特地从现世买了蛋糕回来的。不满的撇撇嘴,尽可能轻的打开了房门,借着门外的灯看到山姥切坐在床铺上侧着头仰望窗外的月亮发呆,难得摘下的床单下藏着的金发在银白色月光的衬托下散发出柔和的光泽,悄悄的把门关上把小蛋糕放在旁边的矮桌上,刚直起身山姥切就转过了身子:“主上您回来了。”
哎呀我还想像个小姑娘去蒙他的眼睛让他猜我是谁的,伐开森。
“对呀,今天稍微闲了一点儿就赶忙跑来本丸这边看你们啦~”拿起蛋糕走过去,不客气的一屁股坐在山姥切旁边,边拆包装边抱怨着,“我给你说哦,我听见你房间没动静我还以为你睡了,这个蛋糕要报废了的,还好你还醒着…”
“您没必要跟我这样一个仿制品在一起吃甜品,会坏了您的食欲的。”他看了一眼我手上端着的两盘蛋糕后就把视线移到了一边,默默地又把床单往下拉了拉。
哎不对等等他什么时候又把床单披上的?!
“哎呀这就是专门买给你的啊,什么仿制品不仿制品的,在我眼里你可是国广的第一杰作,你就是你,想那么多干嘛。”拉起山姥切的手把蛋糕稳稳地放在他的手心上,拿起自己的那一份就吃了起来,“你不吃我就哭给你看告诉长谷部你欺负我,到时候他肯定逼着你把蛋糕吃下去。还不如自己现在就吃你说对吧?”
山姥切扭过来头无言的看了我一眼,才终于肯赏我面子开始吃:“但是您为什么是专门买给我的?”
“因为今天是山姥切国広的重要文化财产指定纪念日啊!纪念日快乐切国酱!”又在随身携带的小包里翻找起来,我能感觉到他正一脸复杂的看着我,害怕他再说出一句什么‘我只是一把仿制品罢了,不需要这样的纪念日’这样的话,赶忙又扯了个话题,“结婚证和户口本你选哪一个?”
“…那是什么…?”他愣了一下,把手中的蛋糕放下来,认真的盯着我的包,看那样子,估计是真怕我从里面掏出来一个什么了不得的东西出来。
“开玩笑的,但你一定要认真考虑。”说着把刚找到的小东西塞到他的手里,“这是我从现世买来的护身符,虽然效果没万屋的御守好,但也是我一片诚心换来的!”
“…”
“我只希望你在一次出阵结束后还能回来,带不回来姥爷没关系,我还可以赌。”
“好的闭嘴我知道我非。”
正打算扑到山姥切身上哭诉起这几天在现世的遭遇,手机铃声忽的响了起来,是现世那边的短信,让我赶紧回去。低声骂了一句卧槽,捞起山姥切的被单装模作样的在脸上擦了几下,摆出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站起身雄赳赳气昂昂的跨出了房门。
关门时听到里面传来的像是蚊子哼一样的一句谢谢,还看见了他已经变的通红的耳朵。
忍不住内心的激动又打开了门抱着山姥切蹭了半天才依依不舍地离开。

山姥切国広,L O V E!

大家好这是我跟我姥爷鹤丸国永的合照,谢谢大家我终于找到他了【你还好吗

考完的第二天,我觉得我有必要好好考虑一下怎么写了....自己挖的坑就是哭着也要把它填完....河南作文今年真坑嘤嘤嘤,考试时看到考题就愣那儿了呜呜呜

我和隔壁那个婶婶的日常4

大概就这一章的画风是这样吧…
粟田口家的人都是小天使,希望能早日集齐_(:з」∠)_

ooc的路上越走越远呜呜呜 ————————————————————————————————
我可能有点儿宠我家的刀。
他们不想再演练的时候,稍微撒撒娇我就会带着他们回本丸休息。小孩子们畑当番时老是因为玩而耽误了正事,不气也不恼,也只是说着让他们下次想着点儿,然后自己再回田里把耽误了的都做了。
…怪不得我活动老是冲不进二档,心塞。
推图时到了最后一个点儿前,有一把刀重伤我就要回本丸手入,哪怕下次又要沟很久才能再进一次boss点。我赌的起刀,但是赌不起刀的命。
我以为所有的审神者都跟我有一样的心态。
直到过几天又一次看见了隔壁的婶我才再次相信万事都有个例外。
长谷部重伤依旧被安在队里继续推boss。
看着那样的场景,就算那不是我的刀也气的发抖。毕竟是有了人类外表的刀,无论如何我都不能只把他们当单纯的刀看。
若不是自家的长谷部拦着,我可能早就一拳揍了过去。咬牙收回了正准备出拳的手,带着队伍先行回了本丸,把跟隔壁一样重伤的长谷部推入了手入室,叮嘱了烛台切一定要修复好他之后,带着山姥切又出了门。去隔壁婶家。
没有一把刀在旁边看着,我怕我真的会失控。

我问了她的初始刀清光以前的一些事儿。询问的过程中清光涂抹着指甲油回答的漫不经心,摆明了早就习惯了这种情况的发生。
“我们只是刀啊。”
他说完这句话后就背对还愣着的我挥挥手走了。
再回过神来眼前已经摆好了三只茶杯,和坐在一旁的石切丸,“我想您应该还有话对主上说,便擅自准备了。”
道了声谢谢,接过杯子脑子里依然还回放着清光的话,看着杯中水面上自己的倒影有些迷惑,不知道我和隔壁婶到底谁对谁错。
想起有一次演练时,山姥切重伤就吓得我大叫,跟她一比我实在是小题大做。
究竟,对这些刀有怎样的态度才好…

“秋田秋田!”回到本丸时小家伙们似乎已经准备睡了,叫住了正准备进屋的小粉毛把他拉到自己身边,“今晚跟我一起睡好不好?就一个晚上,我去向药研申请一下他应该会同意的。”
“……?”他歪着小脑袋想了片刻,点点头进了房间,再出来时手上抱着自己的被子和枕头告诉我他已经替我给药研说过了,“药研说,就允许审神者您任性这一次。”
粟田口派的刀果然都是小天使吗。

我有个睡觉必须抱点儿什么才能睡着的习惯,秋田抱在怀里软软的很舒服,也让我相信他现在的确就好好的在本丸里存在着。
可能是察觉到了我的反常,秋田的问话里含着担心:“主君…今天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吗…”
“不…只是忽然想起来在一次演练时你被逼得真剑过,有点儿不安…”那样的事情他们还是不知道的好。抱着这样的想法我笑着揉了揉他的头发,回答了一个小小的谎,但也的确是我很在意的一件事。
“啊您说那个啊!没关系的!没有侦查出对面的队形才导致的形势不利也是没办法呢!”他信了。但是却没有介意那件事,“而且那也只是演练。”
一瞬间我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好,只是把刀搂的更紧,轻声说:“我不会让你们任何一把刀在战场上破碎的…”
“晚安。”

但愿一觉醒来,明天还是一个好天气。

我和隔壁那个婶婶的日常3

@濉晟臻 然而并没有什么琴梨用。
我在ooc的大路上已经越走越远。


——————————————————————————————————

终于锻出了一把新刀心情颇爽,哼着小曲儿走在莫斯科郊外的小路上,啊不,田地间的小路上。打算告诉粟田口的小家伙们有一个妈妈一样的人住进了本丸,当然,不是他们的哥哥。顺便带他们一起回本丸。
才刚看到小家伙们的身影口袋里的手机就“嘀嘀”地响了起来——是隔壁婶婶发来的短信,一张照片和一段话。太长了也懒得细看,唯独衣衫半湿脸颊微红的歌仙兼定和一句“少女你羡慕吗”深深刺进了我的眼。
…没事儿我今天心情好,收起手机还是一个快乐的审神者。
“崽子们——归巢咯——”
然后我就看见本来玩的好好的一群小孩子硬生生地僵在了那里。紧接着五虎退手中的锄头就从他的手中滑落,不偏不倚,正好砸在药研的脚上。
“嘶——大将,您来了啊。”不愧是藤四郎兄弟里的哥哥,强忍着脸上的疼痛依然梦笑得风度翩翩,仿佛刚才被锄头砸到的不是他而是别人一样。反倒是旁边的五虎退一脸不知所措的站在那里不断的向药研道歉,药研只是笑着轻轻揉了揉五虎退的头发告诉他自己并不痛,又转过来看着我,语气里带了点儿责备“您刚才那样的叫法,和您的身份形象可完全不符呢。”
“哎呀姐姐我今天心情好,任性。”说着一撩头发笑得骄傲,“但是这件事千万别告诉石切丸,我怕他吵我…”我可是发自内心的害怕爸爸生气的,没开玩笑!
他露出了一个匪夷所思的微笑就不再理我,招呼着自家兄弟往本丸走。
药研君我知道你不是那样的人。

还好,药研从本质上来说还是一个好孩子的嗯。在我小心翼翼的注视之下,他在晚饭过后直接回了房间。
放松下来重新将视线放到饭桌上时才发现,两把次郎都不见了踪影。“…太郎…次郎呢?”
“下午在家喝了不少酒,估计现在还在睡吧。”
想起下午隔壁婶婶发来的短信,和本丸里喝完酒的次郎,我想到了一个不错的回复短信的内容。三两口扒完了晚里剩下的米饭,耐着心中的急躁认真的对着饭碗说了一句“我吃好了”在石切丸打算开口之前跑了出去。我知道我知道,这跟爸爸机动值低并没有什么关系。
不出我所料,房间里果不其然的躺着两把不成刀样的次郎,睡得正熟。
好好休息吧,明天就该你们出阵了。
一边计划着明天的安排,一边悄悄的凑近了他俩蹲了下去,从衣兜中掏出手机关掉闪光灯和快门声,换成前置摄像头举起手机来了张自拍。又悄悄的溜了出去打开短信的编辑界面。
“【酒.jpg】你看次郎,他,醉酒,也很漂亮。”
发送。
今晚月色不错,我知道她一定喜欢。
而且,我坚信着明天出阵肯定能捞到狮子王。

我和隔壁那位婶婶的日常2

@濉晟臻 再不接我怕她打我
哦我看了看这次可能有点轻微乙女向了



————————————————————————————————
本丸的构造大体上都是相同的,所以参观全景的兴趣并不是很浓厚,礼貌谢绝了对方婶婶的好意只是看了看四周,视线所及范围内都没有看见狮子王的身影,轻微的失落感涌上心头。
…请相信我真的没有想着顺手捞走。
“怎么称呼啊这位婶婶”
对方的问话打断了自己还在伤感的思绪。
想了想也没什么不可便把自己的名字告诉了她,说着还伸出了手表示礼貌,“你呢?”

两人的脸都比较黑。这种骨子里散发出的非洲气息让我们很快就熟络在了一起,甚至连对方的底细都知道了个七七八八。
比如她没有一把大太刀;比如她有着一队易黄脸的魔咒;比如她有两把烛台切…
…有烛台切还有鲶尾还有狮子王…不得不说我有点儿嫉妒。
当然我并没有说出来,万一人家到时候不愿意再让我来玩怎么办,我去那里近距离接触狮子王好哦…
“回来了!”
啊这熟悉的声音!真是让人感动的难以言表!
“既然你的远征队回来了,那我就先行告辞了。”哦这位婶婶,你别以为我没看见你听见这句话时明显松了一口气,别这么直白好么我又不会真的顺手捞走狮子王…
毕竟我是如此正直的一个人。

但还是心有不甘。
回本丸的路上想着刚刚第一次近距离看到的狮子王,满脑子都是那顶金黄色头发的后果就是,一不小心就抱怨出了声: “啊…切国酱你什么时候才能也给我捞一把狮子王呀…”
糟糕。
扭头果不其然看见了山姥切已经暗下来的脸和微微张开的嘴唇。想都不想抬手就捂住了他的嘴。
“婶婶我可不觉得你是仿制品而且我不可能会厌倦你。”真是一个把自己的想法都摆在脸上的孩子啊…“好啦好啦千万别黄脸哦,在我心里你可是最棒的队长呢!”
看到他把头上盖着的床单往下扯了扯我就知道,他的情绪算是稍微稳定下来了。
“好现在我们回本丸看看这次300能出把什么刀,说不定就是狮子王了你说是不是?”带点试探性的目的把手移开那么几厘米问道。
“…嗯…”
LUCKY!高举双手欢呼山姥切没有继续闹情绪。“切国酱小天使么么哒!”
“…走吧…”他把床单又往下扯了扯遮住大半张脸径直往前走。
…夭寿啦,切国酱怎么那么可爱!

回到本丸的第一件事就是拉着山姥切往锻刀室走,路过石切丸身边时我看到他慈祥的看了我一眼。
爸爸你告诉我我的结果没有那么糟糕对吧…
然而第一把果不其然的是大俱利。旁边的山姥切表情又有点儿不好了。我拍拍他提醒到还有一把刀呢,别太紧张。
“ 我是烛台切光忠。能切断青铜的烛台哦。……嗯,果然还是帅不起来啊。”
哦这个对漂亮近乎执念的台词,这个中二的眼罩,这身一尘不染的衣服。
我终于拿到了人生中第一把烛台切光忠。
“切国酱,love you”说着冲山姥切比了一个heart的姿势。
他羞愧的捂上了脸。
…你就不能回应回应我吗就像隔壁家的清光一样。
虽然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我就不认这个山姥切了,原味的才是最好的。